国际粮商路易达孚全球副总裁周学军:未来5到

“不过最近几年,我们确立了新的战略发展,在未来5到10年甚至20年的时间里,我们战略发展和投资的重心都放在中国。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潜力巨大。”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对产业链全球布局的跨国企业也产生了深刻影响,国际粮商在这一过程中受到了哪些影响?有了哪些改变?又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7月10日,在FBFI2020食品饮料创新论坛在杭州举行之际,《百事娱乐》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路易达孚全球副总裁、北亚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学军。

路易达孚全球副总裁、北亚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学军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未来5到10年战略投资重心都在中国

NBD:公开信息显示,路易达孚集团在全世界范围内从事谷物油籽、棉花、大米、糖、咖啡、果汁、全球市场、海运等业务,1973年与中国首次进行棉花贸易,至今也维持了近50年的贸易往来,怎么看近半个世纪路易达孚在中国的商业活动?

周学军:我们是第一批与中国开展农产品贸易的外资企业,在近50年与中国贸易往来的过程中,持续深耕中国市场。目前路易达孚集团在整个战略层面,也在加大对中国的投资。主要围绕公司的主业,农产品的贸易、加工,原来多数是初加工,然而随着国内消费者消费升级,我们也希望可以延长产业链,为消费者提供健康、安全的农产品。从农场到餐桌做一体化的产业链,以往我们的产业链更多聚焦于上游和中游,但我们希望能够和消费者更加接近,所以我们更多会通过和合作伙伴合作的方式来触达终端消费者。

NBD:中国市场对于路易达孚集团来说,占据了多大的市场份额?

周学军:过去路易达孚集团的固定资产投资主要集中在主产国和出口国。不过最近几年,我们确立了新的战略发展,在未来5到10年甚至20年的时间里,我们战略发展和投资的重心都放在中国。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潜力巨大。我们不仅提供传统的贸易、服务、加工等方面业务,还希望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更贴近中国的消费者。

除了产业链的延伸,我们还会加大科技领域的投入,关注科技在行业的运用,希望用新的科技来保证供应链的可持续性。农产品目前还是有较大的浪费,对环境也会造成巨大影响。我们希望利用科技来改善这些情况,同时,我们希望借助于科技来推动透明的、可追溯的供应链管理。

植物肉市场规模仍待观察

NBD:从消费需求洞察的角度来看,您觉得中国消费者在农产品以及食品饮料方面的消费有发生怎样的变化和迭代么?

周学军:中国消费市场目前发展到了新的阶段,改革开放初期,更多的是量的需求,而发展到今天,更多是对质的追求。消费者对健康食品、健康生活方式的需求都在提升,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随着消费者结构发生变化,最近几年咖啡、果汁等产品消费增长迅速,对高端的水产品、可持续生产食品的需求也很大。当然中国市场的消费结构仍然是相对复杂的,在城镇化的过程中还有基础消费的升级和转型,所以仍然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

NBD:消费者对食品健康更加关注,很多企业都在尝试推出植物肉或者人造肉产品,国外的植物肉品牌也正在尝试进入中国市场,您怎么看植物肉市场,路易达孚此前也有涉足?

周学军:我们已经参与到这个市场中了,有投资一些从事植物肉领域的初创企业。植物肉是食品创新的趋势,如何为持续增长的人口提供充足的、高质量的食品,实际还是需要科技的支撑。以植物蛋白为基础的植物肉,我们不仅关注,还参与投资,也希望能够在上游提供支持。当然,未来植物肉能发展到多大的规模,对传统的食品体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还在持续观察。

农产品真正 去全球化 概率非常小

NBD: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对路易达孚的国际贸易业务有无影响?

周学军:全球疫情发展到现在,对全世界的农产品和粮食供应体系是有影响的。不过,目前还没有出现非常危急的状态,粮食的供应链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而且是全球化的,很多环节仍需要劳动力和员工,有人参与的环节,我们也担心会影响到物流供应链。有一些国家在疫情严重期选择关闭国门、禁止粮食出口等措施,这对全球粮食供应链或者说贸易流会造成短期的中断。我们在整个疫情期间都在关注此类问题。好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比较大的危机,当然仍存在潜在的风险,毕竟疫情还没有结束,我们仍在继续关注市场动向。

不过,作为全球农产品、食品饮料的原料供应商之一,我们在世界各地有多元化布局,供应链还是比较灵活的,可以随时调整不同的源头和出口国,满足大的进口国的需求。

NBD:跨国企业是推动全球化进程的重要力量。如今国际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加之受疫情影响,此前也有观点表示,大国之间脱钩、去全球化或者说逆全球化正在发生,对于跨国企业而言,如何应对这一风险?

周学军:全球的供应链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动态系统。从农产品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真正去全球化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由于全球各国资源禀赋不同、比较优势不同,农产品生产要因地制宜。全球农产品分布和人口的分布是极度不均衡的。如果去全球化过程中中断了农产品的贸易流,我们认为这对全人类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我们要摄取的20%的热量,也就是说至少有五分之一的食物是需要跨越国界的。农产品的国际化贸易程度高,全球粮食贸易中三分之一的农产品是低收入国家贡献的,如果全球化贸易真的被打断了,依靠出口农产品创造收入的国家会受到极大影响;同时进口国的消费者由于无法获取足够便宜的食物供应,导致 忍饥挨饿 ,长此以往会出现非常大的问题。


如需转载请与《百事娱乐》报社联系。
未经《百事娱乐》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评论